《學會「愛的語言」(1) :說出「觀察」 避免傷害》黃筠媛姑娘

2020-05-05

春分過去,夏天將至,而文憑試亦終在疫情下揭開序幕。在街上、校門外看見莘莘學子青澀的模樣,不禁想起多年前在準備考試的自己。

 

那時候的自己並不是優秀的學生,但我堅信「將勤補拙」,憑著努力,也許還能夠一圓大學夢。自中五起,我每天午飯時間及下課後,也會留在學校的自修室,風雨不改。在溫習的時間裡,疲倦會使人的步伐愈走愈慢,所以這時候我會在自修室外的小走廊彳亍,放鬆一下。有一次,迎面而來的是我的數學老師,我隨即打招呼以示禮貌,但話音剛落,便聽到令我難受的說話:「你唔好咁懶好唔好!你上次(校內試)已經考得好差㗎啦,仲係到行嚟行去,仲唔快啲去溫書!係咪唔想入大學呀!」其實,我只是想稍微休息一下,沒想到甫出門外,便聽到如此虐心的說話。心雖在痛,亦有不甘,但礙於對師長的尊重,我沒有加以反駁,只是點點頭,再埋首在書裡去。回到家裡,拿著那份烙上無數紅色交叉的試卷,又是聽到「懶鬼」、「勤力啲啦好心你」云云的話,使失意的我再受一刀。縱使付出很多,但總有時候會「名落孫山」——在校內試未能取得讓老師、家人滿意的成績。難道我考試失手了,就不值得被愛嗎?驀然回首,我知道他們是關心我的,但是他們表達不了心裡這份對孩子的關愛。

 

不可否認,爸媽、師長均不是「施暴者」,但言語其實也可以是傷害孩子的刀,引起痛苦。根據一份神經學家的報告,人類不論是在遭受「物理創傷」,還是「他人排斥」時,背側前扣帶皮層都會被活化——換言之,物理傷害和社交傷害都會讓孩子帶來同樣的痛楚。那麼,作為家長,我們又可以怎樣跟孩子表達,才不會傷害珍愛的他們呢?

 

地球村基金會「和平之橋」獎得獎者馬歇爾.盧森堡(Marshall B. Rosenberg)提出了「非暴力溝通」(Nonviolent Communication,台譯「愛的語言」),鼓勵我們使用「愛的語言」,不要以語言傷害所愛,還要更有效地表達自己。「非暴力溝通」有四大要素,分別為:觀察、感受、需要和請求。本系列一連四篇,將會逐一分享箇中要義。

 

本篇先與大家分享「觀察」之道。在事件發生時,我們很多時也會以主觀,甚至批評的語言來評論他人,在不知不間間傷害了所愛。在上述事件中,老師、家人也斥責我為「懶鬼」,甚至說我不能考進大學,雖然明白他們是為我著緊,但其實這些說話是很傷害孩子自尊心的,毫不好受。盧森堡知道,人們一旦感到不滿,往往就會作出負面,甚至對人不對事的評論。因此,非暴力溝通的第一個步驟是「只說觀察」,提醒我們只陳述客觀事實,不要加入自身的猜測和標籤。試想想,若果他們只是跟我說:「看到你這次成績稍微退步了」;或是:「剛才看到你在低頭踱步。」我會有這樣不愉快的感覺嗎?這樣中性和流露關心的言辭,便會不容易刺激對方的反抗和不快; 相反,主觀的批評則很多時也會帶有貶義,使人受傷。

 

總括而言,我們與子女溝通時可試著只「說出觀察」,將焦點放在客觀事物上,而不給予評論,便可避免對他人造成傷害。

 

香港青年協會 家長全動網

實習社工 筠媛姑娘

如要留言,請先按此登入

如未是家長全動網會員,可以按此免費登記

新增留言